BC妈妈撑不住了!双双感染,丈夫进ICU,儿子锁卧室,每天疯狂消毒全家……_Dana

时间:2020-04-02 09:00来源:搜狐网作者:搜狐母婴点击:

导读:
扫描关注公众号

256

刚刚,BC省通报:今日新增确诊43,累计确诊1066。新增1例死亡,累计死亡25例。

目前累计有21家养老院出现病例。

截止至发稿之时, 全加拿大今日新增1129,累计确诊9720

疫情对于普通人来说,或许就是不断增长的数字,但对于亲身经历过病毒的人们,这就是他们此刻正在经历的痛苦、压力和勇气、坚强,是他们一辈子都忘不了的一段经历。

每天消毒自己摸过的地方

最怕感染孩子

Dana Elliott是BC省甘露市(Kamloops)一个普通四口之家的妈妈,是一家医院的药剂师。他们一家的日子原本平淡幸福,与世无争,甚至是新冠疫情发生之初,他们也丝毫没有收到影响。

当时,新闻里报的确诊病例都是海外旅行归来的人,甘露市远在内陆,人口流动性也很小,Elliott一家子根本没什么机会接触外面的人。每天打交道的,不过是自己的小圈子。

万万没想到,平静的生活在3月12日那天被打破。那天,孩子们的爸爸Keith Elliott开始觉得有点不舒服。

12天后,他因为感染新冠被推进了甘露市皇家内陆医院(Royal Inland Hospital)的重症监护室,虽然还没有上呼吸机,但已经需要吸氧了。

“这段经历相当可怕,” Keith回忆起来,感到后怕。

他是Merritt学区的一名木匠,3月20日检测结果出来后,他就马上告知了学区。3月28日,他出院回家了。

但这一家子人的战斗并没有结束。3月23日,妈妈Dana也开始感到不适。她的症状比爸爸要轻:头痛,胸闷,眼睛发红,呼吸急促和肺里有烧灼感,最大的感觉是疲倦。

早在丈夫确诊的时候,Dana就已经向单位通报了情况,并且停止上班在家自我隔离。就像前面说的,这一家人没有接触过任何外人,十有八九就是家人之间的互相传染了。

这样的情况让Dana身心俱疲,现在她心里有三块巨大的石头,压得她喘不过气:既要照顾重病的丈夫,自己也要和病毒抗争。

最关键的是,现在他们夫妻俩都在家里隔离,两个十几岁的儿子怎么办?

想到自己可能会把病毒传给儿子,Dana感到无比焦虑,大儿子15岁,小儿子13岁,除了把他们关在自己的卧室里,让他们没日没夜地打游戏,夫妻俩想不出更好的办法。

这意味着,两个男孩从此以后,虽然和父母生活在一个屋檐下,但要学着自己照顾自己了。

妈妈做的饭?不能吃。房间卫生?自己打扫。洗衣服?自己来。

“我只能通过短信或者隔着走廊跟他们喊话,告诉他们怎么做。”看着儿子们只能吃些简单的麦片、冷冻卷饼充饥,Dana的心情沮丧到了极点,但比起不能照顾孩子生活,她更怕无处不在的病毒。

“我觉得很累,觉得自己的力量很弱小。”尤其是当其中一个儿子短暂地出现喉咙痛时,全家都紧张到了极点。幸好最后检测结果是阴性。

每天,我都会把家里自己摸过的地方反复消毒。” Dana正在努力地按照省卫生官员的居家隔离指南,来保护自己的两个小伙子。

对于两个男孩,最难受的恐怕是,他们不能跟同龄小伙伴一块出去玩了。只能自己一个人,在自家门前的院子里透透气,完全不能接触外面的人。

孩子们一直在问妈妈,到底还要在房间里待多久。

温哥华沿岸卫生局的医疗卫生官员Michael Schwandt医生承认,如果家里有人感染了COVID-19,那么家庭成员之间很难不互相感染

Schwandt强调,经常洗手仍然是关键,并且定期消毒容易触碰的公共区域,例如水龙头、马桶和门把手。

他还说,如果家里有人生病的话,家庭成员之间可以保持2米的物理距离,那是最好的。他还建议要分开吃饭。

Schwandt指出,病毒会在织物中停留更长的时间。他说,用洗衣液和热水洗衣服就足够了,但建议在洗病人的衣服或床上用品时要戴手套。

直到那一刻,

我才觉得自己是无敌的

Joseph Finkler是温哥华圣保罗医院急诊室的一名医生,有一天,他开始感到疲倦,心想,或许是自己上了好几个大夜班的原因。

当他发现自己发烧时,也还是觉得是因为工作太累了。

当他失去嗅觉时,以为是因为他戴着口罩。“要知道,急诊室的味道可不是香水店,相反,它就像是垃圾场。” “但当我发现‘咦?今天怎么闻起来没那么难闻了?’”

直到上周四,他大汗淋漓地从梦里醒来,浑身发抖,他才意识到,自己需要接受COVID-19检测了。

24小时后,他收到了结果:阳性。

Finkler说:“直到我得到这个结果,才觉得自己是无敌的。”

这位62岁的老人,是加国数十名感染了COVID-19的医务工作者之一。他们冒着可能感染的极大风险,冲在抗疫第一线,如今被感染,格外让人心疼……

Finkler称,自己的同事都没有检测出阳性或有症状。他不确定自己在何处感染了该病毒,虽然他三月为几名疑似患者检测了COVID-19,但他不认为这些人中有人感染了。

毕竟生了病,他有点沮丧,在线上采访过程中,他因为咳嗽,几次停下来。

他表示,圣保罗医院尚未见到大量的COVID-19患者,好像每个人都在为“军事演习”做准备。

“人们只是不知道战斗何时开始,伤亡何时开始。”

虽然Finkler认为温哥华有足够的防护设备,但库存到底够不够,其实取决于患者人数以及有多少人需要做高感染风险的手术。

周一,联邦政府宣布斥资20亿元购买防护设备和呼吸机。

加拿大医学会主席Sandy Buchman表示,已经有足够的资金,但问题是买到设备并给医护人员。

他说:“我们永远不允许消防员在没有设备保护的情况下去救火。” “对于医护人员来说也是一样。”

至于Finkler,他不确定自己何时能重返工作岗位,但他仍然想要上一线战斗。

“我等不及了……等我回来,就可以大声说‘来吧!新冠病毒!'”

在这里,向所有奋斗在一线的医护工作者们致敬!也向所有努力跟病毒作斗争的普通人、普通家庭致敬!

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中,虽然物理上彼此隔离,但病毒这个共同的敌人,把我们所有人的命运真正连在了一起,每一个人其实都是战士,无往而不利!

转载声明

欢迎转载Vanfun温房网文章,转载请注明来源:“本文转载自温房网,搜索微信号wenfangwang 即可关注。”

最新文章
推荐文章

热门标签

乖乖儿网-中国母婴行业门户网站

Copyright © 2007-2030 版权所有 备案号:粤ICP备10054560号-2 联系QQ:2170454539  邮箱地址:2170454539@qq.com

声明: 本站文章均来自互联网,不代表本站观点 如有异议 请与本站联系